嚴格地看待平等與自由(Taking Equality and Liberty Seriously)by Steven Lukes
劉榮樺
本文目的:
藉由證明之前所提的在個人主義之中的中心思想-equality and liberty,如果很嚴格地加以檢視,則會將會捨棄很多的教條。作者認為要理解個人主義的價值,唯有透過社會主義的人類形式(human form)。

摘要:
1.

將個人抽象化,是將個人(individuals)視為一組不變的心理特質與傾向:這是將個人定義為一個human being具有某些心理學的特質,並且決定了他的行為。
;相對之下,要將個人以一個人(person),是將他視為意向、目的、決定和選擇的來源,有能力從事追求和評量某些行動,和進行自我發展:這是將個人定義為一個human being具有某些能力(capacities)。

2.在之前所提到的equality and liberty的特質,在邏輯上,並沒有一項是指接受了個人主義者的政治、經濟與宗教的教條。

3.個人(individual)的抽象概念直接衝擊到在社會學、社會人類學與社會心理學中所累積的教訓,如George H. Mead認為一個人(person)是在社區(群)中,才具有個性(personality),個人並不只是只有在形式與自然才有基本的社會化,他們所具有的個人性(individuality)也是構成社會要素的形式之一。

4.political individualism:因為他是採取一種非社會學的(a- or pre-sociological)態度看待個人的本質,在討論上並不適當,所以在這個觀念上所發展出的political individualism 並無法滿足嚴格的equality and liberty。

5.ecnomic individualism:將國家加強對於生產和分配的控制為對平等與自由的威脅,認為是與社會主義計畫與再分配的觀念相衝突,是沒有根據的。

6.社會與政治<->個人主義


批評:與中國的觀念的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