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分類與「臺灣史前遺址出土的陶支腳」
閱讀文章:
宋文薰
1957 臺灣史前遺址出土的陶支腳 . 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9/10),137-145. 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編 ,臺北市 : 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

主要論點:利用在臺灣出土的陶支腳與現生原住民使用陶支腳的資料,與日本、印度尼西亞與中南半島出現的陶支腳與相關的民族誌資料,探討文化系統的演變過程。

論證過程:
1. 宋先生在文前引用了彰化縣誌:“杙三足於地,閣「木扣」於上,以炊;或支以三石塊,若鼎峙然;木扣陶土為之,圓底縮口,微有脣起,以承甑;甑以大木刳虛其中,若桶;編篾為臍;近有用小鐵鍋,兼築灶者。”與噶瑪蘭廳誌中:“炊以三塊石為灶。”他以這二段話證明至少在清朝時,有類似與從考古發掘所得的陶支腳,在臺灣住民生活中被使用。

2. 宋先生接著舉目前仍在從事製陶的雅美族為例,將他們所製做的陶器分為(1)可以在一個平面保持平衡的陶器,如平底器與圈足器,用以貯藏糧食或盛水;另一類則為不能在單一平面上保持穩定者,如圜底類、突底類,用於烹飪。而雅美族與台灣其他的原住民,在燒火烹飪時,多在地面上放置三個石塊,或將其一部埋入地下,用來支撐罐鍋。宋先生從現生族群對於陶製容器的運用,與前列的地方誌的例子相對應,證明時至當時,陶支腳的使用仍然是存在的。

3. 宋先生在文中也提到當阿美族與該族中被視為系統略異的Vavokul氏族人爭吵時,常向他們舉起拳頭伸出大拇指、食指與小指,這三隻指頭表示阿美族支撐灶的三塊石頭,嘲笑他們不知爐灶與煮食之法,一定是茹毛飲血的人。而在琉球則有專門用於祭祀的鍋子,底下也有做為支撐之用的三塊石頭。因此宋先生推測用三塊天然石頭作為爐灶的方法,很有可能也曾發生在臺灣史前時代的住民生活之中。

4. 日本的小林行雄指出日本在彌生時代有使用石或陶製的的棒形器來支撐「甕形陶器」,宋先生引用對於日本史前彌生時代的土製支腳(陶支腳)的形制分類,小林認為陶支腳所具備的基本形制為:“棒形;器體一端(底面)形成寬面,能夠在平面上放穩;另一端(上端)形成突起,具有遠離器身垂直軸之傾向,即向一側伸出。”除了這類的基本型制外,也有其他的陶器也擁有類似的型制,彼此可能是有相關性的,如小林認為在有把者可能是經後來的改良。小林氏認為目前仍然不清楚陶支腳是否是模仿石製支腳,但有一些類似的陶器,至少在彌生時代晚期已經出現了,如角形陶製器與長帽形石器,從形態學上來看,這樣的形式是最為原始的。宋先生引用小林氏的分類概念,當是認為從型制上的分類,可以推測器之間的年代關係、演變過程。

5. 宋先生接著分別舉在台灣台南縣烏山頭遺址、屏東縣墾丁石棺遺址、圓山貝塚所出土的類似陶支腳的陶器,對其質地、外觀顏色、型制(如彎曲度)、硬度,從支腳的高度也可以推測當時的火焰與爐灶之間的大概距離。宋先生從這幾方面對此類陶器的分析,欲證明這幾類陶器確實是使用於支撐烹飪的甕爐的支腳。

6. 由於在安南也有發現與日本類似的陶支腳,但宋先生引用梅原末治的話認為,不能只由此單一器物將兩地之間的關係,輕易的連結,不過這一類的器物都是在受到中國漢代文化的影響以前所產生的,而且與烹飪有關的器物是與稻米之種植有關,因此與其認為兩地出現此類事物是純屬偶然,將其視為其間存在有內在的無形關係為妥。宋先生相當地認同梅原的看法,而梅原所謂的無形關係,似乎意謂他認為文化的演變是有一個動力存在,不同地區的人會因為此一動力的影響,經歷類似的器物使用的過程。

7. 對於前述在臺灣三個不同地點所出土的陶支腳,宋先生認為雖然目前臺灣先史時代諸文話系統之間的關係並不清楚,但從遺物所見,三遺址的文化階段或生產方式是不會相距甚遠的,並且關於這三地間文化上的異同,可與現代臺灣不同部落之間的差異與類似的地方相比擬,另外從這些遺址偶而會出現有另一個遺址某一階段的經濟生活或生產方式所需的器某種器物,並非很不自然。但是宋先生認為對於台灣在先史時代是否有稻米農耕,不可以只由這漸器物就予以斷言,但是他很明確的指出陶製或石製支腳與上述的遺址所呈示的文化並沒有互相排斥之處,也就是說,支腳形器具的使用可以融洽無阻地形成各個文化complex的一個要素。

8. 宋先生在文末指出可能與圓山、烏山頭、墾丁住民有關係的臺灣各部落族群,現在卻使用最為原始的火爐形式,即「以三塊石頭為灶」,他認為這是一種文化退化的現象,這或許式因為生活方式退步所造成的關係。

評論: 從本文可以看出宋先生認為將器物的型制進形分類,可以發現其原始類型,並藉此建立一連串經濟生活與生產方式的不同階段,這樣的生產方式的分段並且是可以適用在不同地區、不同時間的族群的生活方式,而從宋先生引用梅原對於安南陶支腳的看法,也可以發現宋先生是認為有內在的動力會驅使人們表現出類似的發展過程。但是宋先生似乎忽略了器物的使用關係存在很多變異關係,有類似的器物類型但是在不同的環境下,卻不一定會發展出類似的行為模式。而宋先生認為現生的原住民在生活方式相較於先史時代的臺灣住民,有退化的現象,是否是忽略了不同族群的不同適應環境方式,這也使得我們可以在回過來思考,單從器物類型將不同的文化置於同一發展過程進行討論,是否有其不適當之處,而這樣對於器物的詮釋,或許也會阻礙我們了解過去人們生活的真實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