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與物質文化報告
故宮的玉
劉榮樺

一、前言

“玉”的採擷、製作與使用,反應著社會面、技術面以及個人心理面的發展過程,因為玉的製造,對於一個如中國將玉器不只是將其視為裝飾品或者是日常生活中的日用品,而是同時混雜著社會的階級與文化的象徵意義,是在整個中國社會體系中與整個中國的歷史一起發展,因此我將將藉由在故宮的玉器展覽方式與展示內容,討論玉器在中國社會對於玉的觀念的轉變,在整個中國歷史中所呈現的文化變遷意義。

二、展覽設計
故宮玉器的展覽流程設計,主要是依據時代與器型,從早期的紅山文化的壁、漢朝的玉蟬、宋代的玉匣,以及清代的多寶閣,但是在不同時代出土的玉器,不一定等同於出土的時代,如所藏的上刻有乾隆所寫的“五代之寶”,下為新石器時代的鳥飾的玉圭,這件玉器是被放在新石器時代的的展覽櫃中,也就在不同的時代,同一件玉器有了不同的使用與收藏方式,也就是這件玉器至少經歷過了兩次的使用過程。這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多寶閣內所收藏的玉器內,因為裡面所放置的玉器,實際上所橫跨的年代可能超過了清朝一代的時間,但是因為多寶閣是屬於清朝時代的產物,所以在展覽規劃上是將其放置在清朝展示區。所以故宮的玉器在展覽的時候,所以展覽方式並不是很能展現在每一個時代玉器在中國歷史發展過程中的文化特質,而故宮依據的器型以及使用用途將不同的玉器,放置在不同的櫃子中,這樣的陳列方式忽略了相同器物在不同脈絡下,其實在社會中有不同的使用方式與象徵意涵。故宮作為一個博物館,也有他自己本身對於展示方式所要表達的意義的內容,所以故宮的展覽,實際上是將所有的展覽品脫離了原本的社會文化脈絡,進行了一次新的脈絡化過程,也就是以原先的玉圭為例,玉圭事實上是經歷了第三次的人為使用。

三、社會、技術與心理
Clark在 "Symbols of excellence"中對於玉的一章,提出了玉的採擷與使用,在中國社會中,很早就開始了,他並且提出了玉器的不同造型的象徵意義,以及玉本身在中國社會中所代表的社會地位(Clark 1986 : p35-p45)。但是這些研究,實際上忽略中國歷史對於玉觀念的演變。玉器本身具有二種分類概念,第一個是“玉”本身,也就是先於社會文化中對於玉的分類,所存在的實體的玉,這是在討論玉的意義前所必須存在的玉;第二是“文化(心理)”的玉,玉本身的價值不在於“玉”本身,而在於人對於“玉”的認識,也就是先前因為無法採擷到的翡翠,因為清代獲得了緬甸的玉所以有了“翡翠是玉”的觀念。在社會狀況下所無法取得的玉,所以在新石器時代的玉,或商代的玉,所呈現的都是社會條件的現況,而工匠技術的發展,也造成了玉的形式的多變,所以玉有了更多的面貌。但是這些面貌,都是由玉本身所發展出來的,不管是玉劍或是玉蟬,功能雖異,但是仍然是在傳統對於玉的觀念中,玉是高貴的概念,且與其他的物質相異的。但是到了可以取得翡翠的清代,當是的社會情況不同,對於玉的概念擴大,技術面的發達,可以處理新的物質,也因為翡翠是新的物質,所以人們對於玉的概念必定會產生新的變化。

四、結論
當在討論玉的觀念時,同時也在定義玉為什麼樣的物質,故宮玉器展覽區內所展的玉,並不真正能呈現玉的觀念在中國的發展,因為故宮是一個當代的社會對於玉的定義,去詮釋了玉的在中國的發展。相對的,我們應該是在反思玉的觀念在歷史中的演化趨勢,才能了解玉的觀念是如何與中國社會、技術與心裡面有著互相影響的發展過程。


五、參考文獻
Clark, Grahame
1986 Symbols of excellence : precious materials as expressions of stat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