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土、親屬---Nuer的政治

                                                R90125001劉榮樺

                                                    

  一、概述

Evans-Pritchard在這本書中首先探討的是牛群在Nuer中所扮演的重要性在文中他企圖利用Nuer生活中對於cattle的重視,引導出因為cattle對於他們具有一種社會價值(social value),如表現在血仇的賠償與戰爭掠奪,cattle都是一種重要的價值標準血仇作為一種社會制度(social institution),具有調節在同一個部落內部的不同社群的行為模式,同時具有聯合與分離的特性,藉由偶爾的暴力衝突使不同地區的維持分離,同時也藉由提供居住的地方保持部落的連結,因為部落的結構是與親屬結構在某種程度上有著類似相同的範圍性,於是在血仇賠償與否上,藉由structure distance決定是否要進行賠償,這不僅是部落的structure distance,同時也是與親屬的structure distance在某種程度上是相符的,cattle則作為恢復部落內部連結性的功用,選擇牛群作為賠償的物品,不僅僅是cattle是具有經濟上的價值,同時也是因為Nuer的部落的分布就是造到了游牧cattle的影響,cattle成為構成空間結構的一部分,形成構成Nuer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具有相當重要的社會價值。同時藉由應該要支付多少cattle以作為賠償,其標準就是依照這個人在社會上的所在的位置為何所訂的,因此可以發現到在Nuer的人生活中,如果要成功的進行血仇賠償,個人就一定要有牛,才可能與其他產生social contact。至於在戰爭中,Nuer主要的掠奪物也是牛群,他們並不會傷害其他非參與戰事的人,因為他們是為了獲取因為牛瘟或其他天災所造成的社區內所短少的牛群的數目,如果他們沒有牛群,他們除了會面臨到生計的困難外,他們的社會活動也會有所困難。Evans-Pritchard也表示很難說某一種行為具有政治性的,唯有從這些行為與其他結構層面的連結關係才有可能了解。

因為牛群與當地生態環境有著緊密的關聯,為了飼養牛群,形成了Nuer人聚落的分布與他們的季節性遷移放牧,同時生計模式也影響著他們的時間與空間觀,造成當時部落的生活方式與居住範圍。與他們的生活方式有密不可分的領土部分,則形成了他們的政治系統(political system),他同時也注意到在主要clanlineage系統中的結構距離(structure distance),是與政治系統的tribal 系統的結構距離具有密切的相關性。他認為社會結構是不同具有穩定性與一貫性的團體之間的關係,而家庭並不屬於社會結構內的團體,因為當家庭的成員死亡後,這個團體就會消失。這種在團體內具有結構性的關係,他認為是不會改變的,如territoriallineageage-set system雖然會變但是其速度是相當慢的,並且在不同分支(segments)之間也一直存在這種同樣的相互依靠的關係。雖然社會結構是團體間的關係所構成,但仍然是有組織的相連結團體。部落的領土分布並非是居住單位的偶然組合,在各地的團體之間都有其分支,但同時這些分支也與其他的團體有著密切的關係,每一個單位都必須利用整個系統來定義。同時結構也是在同一個團體系統(a system of groups)內的人群團體的關係,他所說的結構著重在團體間的關係,個人與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必須依照有規則的計畫,如親屬關係必須利用親屬系統去理解。

Evans-Pritchard指出“The Nuer”一書所主要討論的是“政治結構”,首先所要面臨的是要如何定義“政治”,他決定從探討當地的土地團體的關係,他將村落視為最小的單位,雖然村落是親屬關係的網絡,村落並不是一個親屬團體,但團體可以能被用common residencesentiment。這種互補性傾向分裂與融合,同時也是Nuer 政治結構的特色,被稱為“segmentary principle”,而政治的分裂主要是被生態與文化所決定。政治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實際行為的控制是透過價值(value)。政治價值(value)是指在具有與其他團體區辨性的土地社群的成員擁有情感與認同,並且在某一種情況之下,他們應該一起行動,他們之間也會存在特定的生活習慣。

雖然他在文中曾將某些活動如warfeud稱為具有政治性的,但是不能將某些社會行為就界定其為政治行為,只有在較為抽象的層面的結構關係,才可以將政治關係有所區分,因為個人的行為是由一連串依附在家庭、聯合家庭、氏族等等組織和親屬關係、儀式連結所決定的。這些關係提供個人每一個人社會接觸面。個人的實際社會接觸是有限的,但是潛在的接觸卻是無窮的。將個人層面由以上的觀念,自由在一個系統內構成個別單位的人群團體所形成的社會分支的結構空間距離區分出來,可以看出並非個人的某些行為是政治性的或不是,而是從不同地區團體之間的結構秩序去分辨哪些行為是政治性的。結構關係在一個系統中的地位是相對於在變動處境下的系統的相關作用性。

    

二、定位

Evans-Pritchard在本書中所要討論的主題為政治,他是藉由當地的部落組織的分布,討論到其中的要素,如Lineage system、豹皮人、預言者、結構、血仇、法律和戰爭等,但是他所描述的仍然是在西方概念下的政治所具有的特徵,如領袖、法律、制度,但是卻忽略了Nuer是如何看待他所謂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團體,這些團體本身的政治性似乎是由Evans-Pritchard依照西方對於政治的認識所提出來的。但是與以前學者在討論政治的結構功能時,他提到了一些非制度、結構功能的特點,如提到部落內的分支群時,認為些分支的特性有:每一個都具有獨立可辨的名稱、有共同的情感和各自的領土。在文中(p.113)也提到部落的人具有political cohesion,在討論到Nuer對於time的觀念並非是如西方的抽象時間觀念,他們的行動就像是依循著logic order,也就是Evans-Pritchard他提出了除了實際的結構所產生的功能外,他也傳達出仍有心靈層面的因素去影響著當地人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