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aturalistic body

1. 雖然在社會學中,“身體”並不是中藥的關心提,但是在其他的社會和大眾思想傳統中,“身體”則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如果從這方面來看,自然學對於“身體”的觀點自十八世紀以來影響人們如何去感知身體、自我認同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自然學家的看法並不一定一致,但是他們的研究方法可視為具有連貫性,他捫將身體視為是奠定在先於社會、生物性的基礎,並且自我和社會是在這個基礎上被建立的。他們將人類身體的能力與限制用於定義個人,並且用於操作形塑國家及國際之間的生活模式的社會、政治和經濟關係。物質財富、法律上的權力和政治力量的不平等,並不是社會地建構、偶發或可逆的,而是由生物身體的力量所決定的。自然學的研究方法繼續形塑普遍當代對於身體的概念,而這在討論性別的不平等是由女人的脆弱、不平穩的身體所造成的直接結果特別明顯。他們的觀點也影響社會學家如何概念化與分析人類的身體。這主要是造成了負面的影響,社會學家傾向對抗採用自然學家觀點的研究方式。然而當代女性主義中具有影響力的一支,藉由持續採用自然學家的觀點形成本身具有極端改革性的父權的起源與持續的觀點。

2.The emergence of natural bodies

Tomas Laqeur認為人類身體直到十八世紀才被傾向感知為一個沒有文化上性別的差異、一般的身體。在這之前人們對於人類身體的感知為男人的身體是正常的,但是女人的身體則被認為具有男人身體的所有部份,但是卻是以不同的、和次等的方式排列,如女人的陰道被視為是男人陰莖的次等組成排列。直到十八世紀,男女之別不再是被認為是文化上的性別差異(gender ),而是基於生物上的差異,伴隨之的是在十八世紀末,“sexuality”成為人類的一項獨特並且重要的屬性,並且是可以因為對於異性“opposite sex”的認識,而產生自我認同。簡而言之,自然學家重新詮釋女性的身體,解決了涉及在十八、九世紀的文化上性別的差異的關係所造成的不平等。

3. Women's troubles

女性往往被視為在身體和心智上是無法承受嚴厲的心力的付出。在十九世紀受到工業革命,影響生產階級的男性的安全與特權,同時也增加了用於了解社會和自然關係的經濟譬喻的影響,這使得解釋女性被認為是具有病態的本質和是屬於私生活的領域的領域,普遍地流行。

4.Sociobiology

在社會生物學中,解釋的最小單位為基因,社會生物學家採用Darwin的天擇理論,他們認為基因產生個人的特質即社會結構,以求最佳對生活的適應。將研究的焦點放在基因時,將人類行為與社會結構融入突然出現的社會現象。社會生物學家並非是採用嚴格的科學解釋,而是採用人類社會的神話歷史詮釋現代的社會生活,

5. Dangerous 'others'

對於黑人的想像以正當化對於他們的奴役、殖民以及其他形式的壓迫,並非都是一致的,而是會隨著對於他們的典型化而擁有不同的想想,但是都是傾向於將焦點放置在身體。自然學家的論述雖然會被主流社會用於解釋族群之間的差異,但同時也會檢驗某些假設,倒轉該項假設。

6. The privileged body

O'Brien對於父權制的研究認為女性透過生物的生產關係,女性相對於男性有不同的知識關係,但是女性的世界觀是無法給社會結構他們的訊息,因為父權制適當地將這樣的經驗予以去價值化,也就是他認為男人與女人所掌控的知識的形式,會導致他們所處的生物與自然狀態認為父權是自然的和必然的。更進一步地說,經驗會提供一個具有特權觀點的知識會導致將你自己歸於已預定的團體,僅僅是藉由宣稱一個支持你的話語與行動的方式。

7.The distorted body

女權運動的另一個自然學觀點的發展是將焦點放在女人對於身體的經驗被主導的社會力量所扭曲。有以下幾個方式,導致女性在父權制中被扭曲:

(1)女孩希望在婚姻市場中獲得成功。

(2)形塑女孩對於身體活動的態度。

(3)大多數的運動出現在公眾領域,但是女孩被侷限在私領域。

(4)男性主導機構對於身體活動的限制。

8.THe overburdened body

對於社會學家而言,自然學家對於女人與黑人身體顯得較少談論有物質的實體,而主要是將身體視為可以延展的意識型態的資源。

 


The Socially constructed body

這一部份的重點在p90-p91與p96-p97,主要談論就是這四頁的學者對於身體的概念。

1.社會建構論者不認為身體可以被視為一個生物現象進行分析,他們關心的社會與身體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