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與凌純聲「中國古代與印度太平兩洋的戈船考」
劉榮樺

主要論點:中國古代的戈船與與現在存在於印度、太平兩洋的邊架艇,從文字學、民族學、古文字學、歷史學、及民俗學等資料證明航行在印度、太平兩洋的邊架艇與中國古代的方舟與戈船有關。

摘要:
(1)從民族學上來看,雖然伊能嘉矩與鹿野忠雄都認為臺灣沒有邊架艇,但是根據黃叔璥的「臺海使槎錄」、「噶瑪蘭廳志」中所舉"蟒甲"、"艋舺"在原本噶瑪蘭的發音(vnga),而「噶瑪蘭廳志」中的所記載的mangka與,與廣泛分布於馬來-玻利尼西亞區域的巴布語的wangka是相同的,因此凌純聲認為vnga和中國古代的甲骨文中的"方"字可能相關,因此他認為從民族學上的證據得知,在中國古代有邊架艇。

(2)透過對於中國古代甲骨文的研究,他認為其中的"方"、"泭" 等字形,推斷中國古時候有很類似邊架艇的船隻

(3)中國古時後邊架艇的邊架後來逐漸成為船隻的下風板 。

(4)從法國、英國等國對於帆船的發音與中國各地方言中的發音頗為類似,可推測彼此或許有相當程度的關係。

評論:凌純聲從文字學、民族學、古文字學、歷史、及民俗學的角度討論航行在太平、印度二洋的邊架艇與中國戈船之間的關係,在文中他從中國古代的船隻的演變過程,將之與在清朝關於台灣原住民航行船隻的記載,並佐以其本身在里漏社所發現的船隻遺骸,認為雖然當時的台灣的原住民已經如伊能嘉矩及鹿野忠雄的記錄般,並沒有邊架艇,但是在之前台灣確實有邊架艇存在的,而中國古代的戈船的形式就如同目前航行在太平與印度二洋的邊架艇一般,是由兩船併合而成。凌純聲的文章很明顯的想要將目前在中國的戈船與太平、印度二洋的各地區的邊架艇之間的關係建立起彼此具有在傳播上的相關的關連性,也隱約暗示中國是整個邊架艇技術的起源地,藉由建立起邊架艇在中國發展的轉變與年代,尋找各地邊架艇在器型上與中國古代船隻(或者更精確的說是文字上的船隻)的相似性,說明在其他地區的邊架艇是中國古時船隻的樣貌,證明中國實際上是各地文化的起源地,台灣的舊社的船隻遺留、清朝的文獻記載,則提供中國造船技術的向外流傳的地理方向性,台灣的考古資料是當時建立中國文化傳播論不可或缺的一個中繼站。但是傳播論對於器物進行文化由中心向周遭擴散的解釋,實際上並不能解釋在原先假定傳播路線上,文化上變異數為何會出現的原因,也無法解釋文化中心起源地的文化為何會產生變化,如果一直利用傳播論解釋各地文化之間的關係,實際上也並沒有辦法解釋文化上的創新與演變的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