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觀研究---Collins, Steven“Categories, Concepts or Predicaments? Remarks on Mauss's use of Philosophical Terminology”
劉榮樺
Main argument:本文的第四、五段,主要是回應先前所提出的是否可以利用英文的辭彙,去理解不同文化中的對人的觀念的差異,Collins認為人類物種(human predicament)可以因為有相同的生物姓的個體,所以討論跨文化中對於人的觀念。

摘要:
Collins 指出了Durlheim在"The dualism of human nature and its social conditions"中認為人包括了“生物的個人”與“靈魂”,前者包含了感官經驗,後者則是擁有道德與集體意識。Collins認為靈魂的神聖姓是來自於社會的神聖醒,靈魂不死的觀念則是社會則是在個人死亡後仍然會持續存在而來。相較於Durkheim並沒有強調“the notion of person”的變異性與在歷史中所會產生的改變,Mauss則說明了隨著歷史發展,對於人的觀念也在產生改變。
但是Durkheim並沒有解決在現代社會中個人主義的道德性的地位,同時在當代社會,滿足個人不同慾望,也已經被視為一種重要的美德,這也已經造成了Durkheim的homo duplex所說社會與個人之間是彼此衝突的說法,是無法被解釋的矛盾。 而在民族誌中,並不是每一個文化都有表達個人概念的辭彙項目,有時甚至會抹去相關的辭彙,所以Mauss所討論的人的分類概念,似乎並不適用於此。
Collins提出了human predicament,強調生物個體在condition pf personhood是一個不可缺少但是仍未滿足的條件,要完成personhood就必須依靠心理學的認同。他認為使用human predicament,可以釐清Mauss使用"category of thought"在哲學與社會學討論上所造成的混淆。

Critique:人類物種中的個別差異,是否會被忽略?例如如何區辨human predicament與animal predicament的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