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historical archaeology
1.此時的思潮:
在十九世紀末葉,文化演化論受到全歐洲的民族主義與對於科技進步所帶來的利益逐漸喪失信心的挑戰,而以上的這二項發展是彼此相連的,當討論人類歷史時,演化論不再是唯一的影響因素時,民族性似乎就成為最重要的角色。在西歐民族主義隨著受到擴展的工業化所提升的市場與資源的競爭,也逐漸高漲,知識份子藉由責備鄰國的經濟與社會問題,促使國內團結以應付升高的社會不安。

  考古學與民族主義所扮演的角色
England and France 考古學作用不大,民族主義主要是藉由歷史書寫加強,但是也有藉由物質文化將現今人群與古代相連結。
Central and Northern Europe 藉由對於考古學的研究,與過去的榮耀相連結,提升民族性的統整。
Eastern Europe 考古學鼓勵了民族認同,產生了不少民族國家。

中歐在建立鐵路與運河等工程的過程當中所發現的物質,有些成為博物館的展示物,有些則由大學進行研究。他們的研究目標往往是在空想的標準上,找尋對於所發現的器物各是屬於合團體,也使得新產生的民族國家對於過去祖先是如何生活有所認識。對於歷史與民族的關心也使得考古學將注意力逐漸放在個別形態的器物的地理分布與器物與所屬歷史團體之間的關係。也因為民族主義取向的關係,使得中歐的考古學家對研究新石器時代與晚近年的興趣大於對於舊石器時代的興趣。

2.擴散

工業革命之後所帶來的問題,使人們從人類是一直朝進步的方向前進這個觀念產生質疑,人們開始相信人類的行為是受到無法變更的生物因素的影響,民族團結也就是建基在這最強烈的人類生物連結上,也因為對“進步”這個觀念產生懷疑,創造力也不再被認為視為人們天生的本領,而“改變”本身這個觀念也是有害的於人的,文化會產生變化是因為移民、擴散的關係,也因為以上的原因,文化被視為是特定的民族的生活之道,在這樣的影響之下,Boas有了cultural relativism 和historic particularism的想法。受到擴散論的影響之下,原本“歷史上是不相關的各個團體,因為在同樣的發展階段,所以在文化上有相似性”的假設,被“文化在本質上是靜態的,只有比較在歷史上相關的團體才能有效詮釋考古資料”的假設所取代,以進行全貌觀的類比。

 

3. The Montelian synthesis of European prehistory

Montelius 對於器物的研究持續由器物的花紋等特徵進行分類,同時也加入對於區域年代學與器物之間的相關係性的調查,而且此時所認為的演化模式不再是單線,如在歐洲以義大利與Scandinavia所製造的別針有不同型制,而到最後則融合在一起,這樣的情形被認為是因為受到歷史與邏輯的因素的影響。他認為歐洲文明的發展不單純是擴散。還包含著如在長期的發明傾向於特定地區,並且會向邊緣擴散。他並沒有將對人類歷史的種族詮釋加入他對文明的發展,如他認為歐洲的文化是受到中東的影響。他是第一個受到擴散論影響的考古學創新者,但是他對人類的創造力的爭論仍然是偏向於演化論的模式。

 

4 文化概念

在當時有不少考古學家認為有地理與時間特質的史前的考古物質視為文化或者是文明,並且將這些遺留用於辨別不同民族。

5.Kossinna and the culture-historical approach.

Konnissa不僅是第一個有系統地使用考古文化概念的考古學家,同時也是第一個將歷史方法直接用於大區域調查的人,他認為民族的生物特質影響人類行為,因為德國一直居於原地,所以他捫的種族最純,負有歷史責任創造文化,並且將之加於低於德國人的族群。

 

6. Childe and the Dawn if European Civilization

Childe結合Montelius的年代學,並且相信史前的技術是以中東為源頭的。他對考古文化的定義--某些類型的遺留一直持續發生。他不僅僅是將器物做簡短的演化上的時間區分,取而代之的是對每一個文化的持續時間與地理界限,藉由層位、排隊法和對照的歷史年譜做定年。他不僅將考古文化視為收集品,同時也認為這是對史前時代人們是如何生活的民族誌資詮釋。

7.National archaeology

Culture-historical的研究方式著重特定的在史前時代的民族,被用來支持國家或民族的榮耀與道德。(這篇的例子很多,或可選擇幾個做例子即可)

8.Culture-historical approach in North America

美國對於考古文化的概念並沒有證據是從歐洲傳入,二者應該都是植基於Friedrich Ratzel的民族學上。Boas認為民族文化可以視為一個基本單位,用於研究作為文化變化的主要因素的擴散的研究上。而美洲所出現的第一個使文化稱呼該團體,是在由Ohio valley出土的含有獨特器物集合的遺址。用於定義模式的器物特徵被認為是對於主要鄰近區域族群對於環境的文化反應,也可以被定義為傳統。文化就如同是器物類型,被認為是持續而形成傳統,或者是地理地擴散而成為文化平面,二者可用於對傳統的定年。

9.Technical development

在歐洲與與國因為對於定義文化的興趣持續升高,所以對器物更精細的分類以做詳細的排隊法。考古學家不僅是單對於器物進行研究,同時也對器物出土的地方進行研究,同時也可開始描繪與火塘或是家屋牆壁的關係。

10. Conclusion

Culture-historical的考古學家最致命的失敗在於無法將他們所關心的重點從文化系統的改變擴展至文化系統的特質。